油市的疲软已是老生常谈。在今年的强劲开局之后,自四月下旬以来,在贸易局势不确定性、需求低迷的担忧以及美国商业原油库存的碾压下,油价一直在低位徘徊。
 
笔者此前有不少关于油市后市的分析文章,令多头失望的是,做空的声音似乎唱得更响。
 
三大逆风因素作祟
 
利空一:美国页岩油热潮持续蔓延还有四大新秀助力
 
尽管“页岩油行业要亡”的言论依然不绝于耳,然而数据却表明美国原油产量依然相当给力。此前EIA公布的美国原油产量续刷历史新高,已经达到1260万桶/日,且高于其他国家。
 
美国页岩油行业无疑成为欧佩克产油国的宿敌。在最近几个月的月报中,欧佩克都把美国作为抵消其减产努力的头号威胁。在2019年年度展望报告中,欧佩克指出,石油占全球能源供应的35%,而欧佩克为世界提供了35%的石油。
 
欧佩克预测,美国原油产量明年将再增加530万桶/日;到2030年末,美国的石油产量将达到1750万桶/天。也就是说,在接下来的11年中,美国平均每年将增加4.82亿桶原油。这个规模相当惊人,考虑到未来几年的需求增长预测疲弱,这一增量足以震动市场。
 
多头们需要担心的还有这四大新秀国——加拿大,挪威,巴西和圭亚那。纽约时报分析师指出,到2021年,这四个国家的原油产量将会在今年的基础上新增200万桶。
油价做空声音高涨 油市三大逆风因素作祟
利空二:伊朗制裁被解除
 
Oilprice分析师Alex Kimani直言,这个供应端的“黑马”,可能会比美国页岩油热潮更致命。
 
一方面,美伊局势依然悬而未决;而另一方面欧盟已经动作多多。欧盟迫切希望与伊朗达成新的核协议,为此,欧盟已经投入大量资金来确保核协议得以维持下去。欧盟的初衷,正是为了使在伊朗开展业务的欧洲公司免受来自美国的制裁。
 
分析师指出,若新协议洽谈完成,伊朗遭受的制裁可能会被取消,这也可能意味着伊朗的更多石油将冲击市场。据外媒报道,伊朗石油出口量已降至每天10万桶。但是如果伊朗威胁解除,那么这个数字可能迅速增加到每天250万桶。
 
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的赫利玛·克罗夫特(Helima Croft)警告说,伊朗重返石油市场可能造成巨大的供应过剩,并可能使WTI原油价格跌至每桶50美元。
 
利空二:需求疲软的担忧不减
 
当前关于原油需求峰值论的讨论已经沸沸扬扬,但是没有比产油国自己对需求前景的悲观预测更具说服力了。今年,欧佩克预计,到2024年石油需求将增至3280万桶/天,大大低于去年的3500万桶/日。甚至沙特阿美公司在IPO招股说明书上,也暗示20年内石油需求将抵达峰值的风险。
 
在贸易局势尚不明确、全球制造业疲软的打压下,这些预测也不无道理。周三,IEA报告指出,全球石油需求增长料将从2025年开始放缓。IEA表示:
 
“在这种情境下,2030年和2040年达到供需平衡需要的油价水平已分别升至90美元和103美元。”